Letizia

安定婶

昨晚做的梦。今天早上起来坐床上发呆整理了一下就写了下来。说是happy end也不为过

#末世 #私设如山 #大量bug #第一人称#小学生文笔 #错字见谅
中途不喜请退出


这个世界完了。
我们没能阻止时间溯行军,人类历史出现大幅度偏差。微小的不同导致蝴蝶效应,这场龙卷风却几乎将人类文明吞噬殆尽。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存在着,但是我知道我们怕是所剩无几的本丸了——我必须,我必须要带着我的刀们,带着我最喜欢的安定活下去。
因为时间的错乱而生成的怪物在地表横行,他们身材矮小却顶着硕大的脑袋,拥有着肮脏强壮的身体和无法辨认的脸部。他们群体活动,所到之处只要还有动物便被碾碎。他们只在晚上行进,尽管残忍却看起来没有大脑,只是靠着本能攻击,若是藏起来未被发现就很可能躲过一劫。
我们整个本丸,白天寻找食物与水再稍作休息,晚上躲避这样的攻击,这种事已经太久太久了。说实话,跟随自己的几十位付丧神正在慢慢减少,失去同伴的撕心裂肺,持续不断的战斗和高度紧张的神经,以及极差的条件,把所有人都逼到了极限。在表情凝重的付丧神们中,只有我,审神者,仿佛在进行修学旅行一般,偶尔还会面露轻松的微笑。
因为安定还活着,我喜欢和安定在一起。
神明还在,他们保佑了我们。在一次白天的探索中,我们仅剩的十几人发现了容身之所,以及幸存的人类。那是一位老人和他的几位助手。老人将我们带进了他用钢铁包裹的球形的房子中,告诉我们可以在这里生活下去。房子坚固到即便是那些矮小的怪物也不可能破坏,玻璃经过了特殊处理,只有里面可以看到外面,整座建筑还可以在紧急情况下移动。他说自己研究了很久那些怪物,甚至弄清楚了他们的食性,并存储了部分他们的食物,在必要时可以引开他们。
我们住下了,一切仿佛在慢慢恢复正常。大家身上的伤被我治疗好,自己的灵力也在慢慢恢复。白天我们出门采集食物和水,以及给房屋提供动力的资源。晚上只需要两个人通过望远镜观察房子周围,事实上那些怪物基本不再出现了,即便出现也会绕过这个从外部看毫无生气的铁球离开。
那天晚上,轮到了我和安定守夜。其实这都是我强烈要求的啦,大家都很照顾审神者,每次我提出想要工作也会被他们笑着推开。但是今晚不同,因为我要向安定告白。
在顶楼,除了最中间最大的望远镜,周围的贴着墙壁的环形长廊上还有一圈较小的。我不知道设计房子的人都是谁,但一定是很聪明伟大的人吧。这层楼还种着各种植物,模拟外界一般。隔着头顶厚厚的玻璃,可以看见外面璀璨的星空。身边慢慢有人造萤火虫升起,我和安定绕着那一圈走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像很久很久以前的晚上在外散步约会的少年少女。我走在前面,脚步轻快,嘴里轻轻哼着梦幻曲,突然转过身对他告白。
“安定,我想要你。”
他的表情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然后微微笑了,说是吗。
我说是呀,把你最痛苦的地方也给我。
“最痛苦的地方,我觉得人世间痛苦的只有五件事啊…最痛苦的啊…”他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平日里闪闪发光的眼睛被蒙上了一层不知名的阴霾,好像在努力思考这个问题。
“当然是死亡啊安定。”我向他伸出手“把这种痛苦给我,意思就是你的整条生命都是我的啦。”
他还是皱着眉,好像不太同意我的观点。但是我不在乎,上前挽住了他的手,然后靠在了他肩膀上,听到了他喃喃自语:“最痛苦的给你…好吧。”这是答应了的意思。
从今以后,他便是我的安定了。我的安定。我的。
我以为这便是最后了,我们就可以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
但是神抛弃了我们。
深夜突然拉响的尖锐警报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身边的人们都慌乱地举起了刀,是那些怪物闯进了建筑内部了。我真的很害怕,因为安定他不见了。球状的建筑物最中心是紧急避难空间,我们只要通过狭小的入口钻进去便可以躲过一劫,而那些大头的怪物是无论如何进不来的。等怪物离去,我们就可以修复房子。在我被推进了避难间之后,我看见安定出现在了外面,他和大家一起战斗着,想要保护仅剩的人们。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老实说他们已经不可能胜利了。大批的怪物涌了进来,我从入口向我的付丧神们伸出了手想要抓住他们,但是我只抓住了安定,他被我强行拉进来的最后一刻,我们的余光看见了清光消失的瞬间。所有人,所有人都消失了。
静静躲在避难间里,听着怪物们心满意足离去的声音,我上前抱住了安定。他也轻轻抱住了我,把头埋在了我的颈窝处。“安定啊。”我开口“虽然大家都死了,但是我却有点开心。”
“因为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我感觉他抱着我的一只手慢慢用力,接着他抬起了头对我露出了微笑。那不是平时温柔的安定,他的笑里面散发着无尽的疯狂,但是在我看来的确美丽到了极致。然后我听到了刀出鞘缓缓摩擦的金属声,以及他那可以把我拉进地狱的动听声音:
“最痛苦的就是,整件事都是我一时兴起才让大家死去,而且我现在也想一时兴起杀了你,这种事后的愧疚感”

我明白了。

把怪物放进来的是他。装作战斗的是他。把我推进避难间的是他。现在想杀我的也是他。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用着我平生最温柔的声音告诉他:“没关系,安定。”










我最爱的安定。我希望不知道如何表达情感的你,内心纠结又脆弱的你,在我死后能够一人独活。即便是暗堕,中间那一点我的成分也让我兴奋不已。告诉你没关系是因为我爱你,所以在既定结局的情况下更想以更惨烈更鲜明的方式留在你的记忆里。

从今你后你的生活里没了我却又全是我。

评论(2)

热度(14)